MPA公共管理硕士案例分析:政府财政预算知情权

  政府财政预算有没有隐私权?这样的“隐私”与公众知情权的天平最终会偏向哪方? 同一个人,在同一天,分别向上海和广州两个城市递交部门预算公开申请。8天后,两个城市却给出截然不同的答复!一个申请被拒绝,另一个则被接受。这是揭秘政府“账本”的“始作俑者”李德涛的奇遇。

  10月9日,深圳“公共预算观察志愿者”组织成员李德涛在向中央及省市政府部门递交上百封信息公开申请后,终于实现“零的突破”。这得益于今年广州市114个政府部门的“晒账本”举措――将2009年度部门预算上网公开供免费下载,这也是中国第一份网上公开的政府预算报告。而上海市财政局则以“上海市2009年度本级部门预算属‘国家秘密’不能公开”为由拒绝了李德涛。

  那么,政府财务是否属于“隐私”,它与公众的知情权相比孰轻孰重?与国外相比,我国政府财务公开存在哪些障碍?

  在公民权利意识浓厚的美国,政府财政情况向公众公开已是政治传统。在哈佛大学政治系博士后刘瑜看来,没有透明完善的政府财务公开制度,就不会有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议会迫于公众压力收回给州议员提升的工资,更加不会有诸如“反对政府浪费”等非营利团体对政府如何花钱进行锱铢必较的有效监督。

  确实,在财务公开体系成熟的美国,公民轻松查阅政府财政预算已是稀松平常的事。比如,得克萨斯网站每年都会公布州政府预算报告。与广州市财政局网站上那占用了2.08G硬盘空间,打印出来厚如两块砖头的财政“文件”相比,德州预算报告一般都是PDF格式,容量虽小,内容却专业丰富――饼状图、柱状图的运用更为直观。

  除了一些大项预算可查外,如果你对2009年度公众医疗服务部门怎么花钱很感兴趣,就可以选择此部门的“购买搜索”系统。5秒后电脑会自动生成该部门在这一财年所有采购物品,其中甚至包括价值0.68美元的纱带。就连公职人员的收入,在这里一样可以查到。例如,得州医药局局长大人的年薪为10.8907万美元,而这个部门薪水最低的职工则是调研员约翰?普拉萨克,薪水为4929美元。

  而在英国,从不公开到公开政务历经了一番漫长的政治改革考量和两权博弈过程。英国行政文化中也曾有根深蒂固的保密性传统,而打破这层严格保密“坚冰”的是1971年的“弗兰克斯报告”和1978年的《官方信息公开法案》,为英国政务公开作了思想准备。新宝gg登录

  1980至1991年,《数据保护法》、《利用地方政府信息法》和《官方保密法》等几部重要法律相继出台,保证了几个特殊领域的信息公开。1997年工党上台执政,加快了政务公开的推进步伐。2005年1月1日,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信息公开法》正式生效。

  美国的做法或许可以为中国提供一定的借鉴。“作为提供公共服务的政府部门本身不应该有隐私权,政府公共财政预算和官员收入本来就应该透明公开。政府资金来源于纳税人,纳税人有权知道每一笔钱的用途和使用情况。这是法律赋于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彭宗超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我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条明确规定,“财政预算、决算报告”属于政府重点公开信息。

  与美国相比,广州市财政局的“晒账本”只能算政府财务公开的初级阶段。“广州财政局敢于公开年度预算很好,但以后能够将账本晒得更细就更有效。”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室董明教授建议道。不仅要知道政府花多少钱买电脑、买车,还要帮助判断钱花得是否合法、合理,这需要政府主动推进,构建人民群众意见的反馈渠道,形成广泛积极的监督机制。“这才是民众对‘阳光预算’的真正期待。”

扫二维码与项目经理沟通

我们在微信上24小时期待你的声音

解答本文疑问/技术咨询/运营咨询/技术建议/互联网交流

郑重申明:新宝GG网络信息科技以外的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使用该案例作为工作成功展示!